Nonsense

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,感觉颇不宁静。今晚在院子里坐着数蚊子,忽然想起日日走过的荷塘,在这满月的光里,荷塘里应该有 MM 在洗澡吧。月亮像“非典”病人的体温似的,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升高了,墙外马路上收破烂的叫喊声,已经听不见了;老婆在屋里拍着孩子,跑着调地哼着“两只老虎”。好难听啊,我终于忍不住悄悄地披了衣服,带上门出去了。